比Pokemon Go還要大的AR手游巨浪即將來襲

AR游戲市場剛剛起步,已經變成成熟IP控場的狀態。

【Gamelook專稿,轉載請注明出處】

Gamelook報道/2016年7月,Pokémon GO橫空出世,硬生生把“未來游戲接班人”的調調從VR拉回了AR,大量廠商也紛紛摩拳擦掌,要在AR品類做出一番事業。不過之后過了快3年,游戲行業談到AR產品,爆款依然就Pokémon GO這么一枝獨苗,可以說很尷尬了。

不過就在臨近Pokémon GO三周年的這個檔口,GameLook發現精品AR手游突然有了井噴之勢,而且各個來勢洶洶,要么是大廠出手、要么是頂級IP開道,或者二者兼有之。

從這批極具潛力的AR手游來看,海外廠商基本有IP傍身,像《哈利波特》、《黑衣人》、《勇者斗惡龍》、《我的世界》,單獨拎出來一個名號都響當當,但還多數處在給玩家畫餅階段。國內AR產品比較少,硬要說就《一起來捉妖》撐住場面,但成績意外很好,也算是超了市場預期。

以下為目前幾款大廠在研或即將推出的AR產品:

《哈利波特:巫師聯盟》——Pokémon GO開發商新作

《哈利波特》是英國小說作家JK·羅琳創作的兒童奇幻小說,8部改編電影拿了奧斯卡金像獎、英國電影學院獎等無數獎項,也收獲了大量粉絲。

《哈利波特:巫師聯盟》則是電影版權方華納兄弟,和Pokémon GO開發商Niantic合作研發的一款AR手游。基于粉絲忠誠度和玩家對此類虛實結合產品的歡迎程度,早在2017年底,App Annie就預測這款未出世的AR產品,將打破Pokémon GO的收入記錄。

5月2日《哈利波特:巫師聯盟》在新西蘭和澳大利等地開啟測試,Sensor Tower指出該產品首月在當地獲得了10萬下載。玩法上《哈利波特:巫師聯盟》類似Pokémon GO,致力于收集各式各樣的魔法生物,玩家可以選擇在魔法世界當中的職業,比如教授、傲羅、巫師自然主義者等。

《黑衣人:全球入侵》——腦洞大開捉外星人

《黑衣人》是1997年上映的科幻電影,哥倫比亞影業發行,改編自同名漫畫,前三部由好萊塢影星威爾·斯密斯主演,講述專門處理在地球隱藏身份生活的外星人的故事。第四部電影《黑衣人:全球追緝》改由漫威宇宙中的“雷神”和“女武神”主演,本月14日會在全球上映。

AR手游《黑衣人:全球入侵》,正是基于最新電影改編。5月30日,加拿大游戲研發商、發行商公布新產品《黑衣人:全球入侵》,同時一并發起了預約,游戲計劃6月中旬發行,顯然要搶聯動節奏。

玩法方面,《黑衣人:全球入侵》受到Pokémon GO影響較深,玩家需要扮演“黑衣人”機構成員,在真實地圖上捕捉外星人,并使其為自己而戰,戰斗過程為回合制,玩家需要不斷升級更強力的武器,是一款典型的買斷制產品。

《勇者斗惡龍WALK》——日本國民級IP參團

《我的世界》大名相信游戲圈內幾乎無人不知、無人不曉,今年5月份,微軟宣布《我的世界》全球銷量超過1.76億份,擊敗《俄羅斯方塊》,成為史上最暢銷的電子游戲。

5月18日,游戲研發商Mojang正式宣布,將基于AR推出一款全新的《我的世界》產品。由于游戲宣傳片停留在概念階段,透露的信息并不多,因此不好判斷《我的世界:地球》是否會采取已被驗證,與Pokémon GO相近的玩法系統。

不過微軟HoloLens和Kinect項目創始人Alex Kipman表示,自己將《我的世界:地球》視為“下一代的游戲”。

《一起來捉妖》——沒有IP勝似IP的國產黑馬

與上述幾款有知名IP加持的產品不同,《一起來捉妖》是一款原創IP產品,同時也是一款國產AR游戲。

雖然看似沒有IP,但基于中國本土文化創作妖靈,引發了國內玩家的共鳴,加上騰訊自研自發的屬性給這款產品提供了強大的原動力,在4月11日發布當天,《一起來捉妖》就登頂中國App Store免費榜榜首,并在三天之內擠進暢銷榜前五,超出了不少人預期。

IP提前入局開始控場,“錢途”不小挑戰很大

如今AR游戲爆發,雖稍顯突然,但的確事出有因。核心仍在于Pokémon GO的長青,今年Pokémon GO馬上要滿3周歲,在手游當中可以說屬于高齡,但Pokémon GO依然老當益壯。根據Sensor Tower的數據,Pokémon GO在2018年的全球收入接近8億美元,同比增長35%。甚至在《一起來捉妖》推出之前,Pokémon GO收入占到整個AR手游市場的九成。

Pokémon GO穩定的收入,讓行業認知到AR是一個長期的品類,值得跑步進場。

而為什么前來搶奪賽道的產品多自帶頂級IP?這也與AR游戲本身發展剛剛起步,對玩家吸引力不夠有關。AR更多意義上是視覺體驗的升級,與游戲核心的玩法關聯不大,盡管蘋果和谷歌盡管早早為開發者提供了AR開發套件,相關AR產品數量也不算少,但AR產品仍然要靠Pokémon GO撐場面。

本質上,純AR產品目前沒有太強的能力單靠玩法吸引玩家,其實脫離不了手游的邏輯,必須使用成熟的IP吸引用戶,Pokémon GO也是如此。

成熟品類如FPS可通過更換題材重復對玩家產生吸引力,雖同樣無法對核心玩法做大幅創新,但廠商只要做好世界觀更新即可,通過現代戰爭還是未來戰爭,吃雞還是打僵尸都可。

換言之,AR游戲對世界觀要求很高,考慮到有潛力的AR游戲玩法繞不開探索+收集元素的特點,相應世界觀必須能有相應的要素支撐,所以此輪AR產品IP來源有很大的共性,即都有各種“寶可夢”可以收集,像《黑衣人:全球入侵》的外星人、《哈利波特:魔法同盟》中的魔法生物,《勇者斗惡龍》和《我的世界》的怪物等。

同時,玩家進入一款AR游戲的原因,很大程度上是想借助AR高沉浸性、代入感的特點,親歷喜歡的IP世界。這也就是決定了需要IP本身需要具備一定知名度,才能讓足夠的玩家進入游戲,幫助游戲廠商獲得合理的收益,不至于做賠本買賣。

兩相綜合之下,認清形勢的廠商很快開啟了全球AR手游大繁榮的前兆,開始認真做想要賺大錢的AR游戲,而非之前抱有與渠道搞好關系目的的試驗行為。

但這同時也帶來不利之處,我們知道,市場的繁榮離不開中小開發者,像操作系統不難做、難做的是生態,蘋果推出ARKit,谷歌推出ARCore,目的都是為了培育生態。

但AR游戲市場剛剛起步,已經變成成熟IP控場的狀態,對于中小CP不是一個好事,因為這意味著要直接與Pokémon GO,以及同等級的IP改編產品做競爭,由于前文已經提到,AR技術其實尚不成熟,差異化實現較難,同時也非常以來IP吸引玩家,中小CP面臨的狀況不容樂觀,這也是渠道不愿意看到的。

當然,在市場方興未艾之前,一切結果都有存在的可能,中小開發者未來會不會憑借玩法、憑借原創、憑借創新走出另一條康莊大道,誰也不能蓋棺定論。

本文為GameLook原創文章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cobjhz.live/2019/06/360818

關注微信
网球优等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