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pe體育滾球_ope體育滾球APP|ope體育什么時候上

SLG黑馬《星際迷航》月流水過億、開發商竟是外行?

【Gamelook專稿,轉載請注明出處】

Gamelook報道/對于國內同行來說,SLG是再熟悉不過的品類,而且,在出海收入榜上,兩年來Top 30占比最多的就是SLG手游,甚至出現一家公司有多個產品入圍。

雖然SLG市場的盤子很大,但業內有一個普遍的認知是,這類游戲對于買量的要求很高,而且沒有成熟的經驗積累很難做成。

不過,在4月底的時候,Gamelook曾經介紹過一款名叫《星際迷航:艦隊指揮官》的SLG手游月流水達到1370萬美元,最近,發行商Scopely的公告顯示,該游戲在七個多月的時間里,已經獲得了1億美元累計收入,按照人民幣計算,該游戲的平均月流水接近1億元。

對于很多人來說,提到海外SLG手游公司,我們可能知道《戰爭游戲》開發商美國的MZ,《海盜:戰爭部落》開發商以色列的Plarium,更早一些還有Kabam(后SLG手游被轉賣給其他公司),但Scopely的名字可能都比較陌生,而且此前從未做過SLG手游。

作為一個沒有經驗的公司,Scopely是如何成功的呢?

月流水破億的SLG背后:不被業內重視的《星際迷航》IP

如果從游戲玩法本身來說,《星際迷航:艦隊指揮官》實際上并不比國產SLG手游的玩法更高明,甚至還沒有增加像《權力的游戲:凜冬將至》、《王國紀元》和《萬國覺醒》這些游戲里的戰斗操作方面的功能。

玩家們仍然只能在固定的坑位建造不同的太空建筑,然后用資源升級,隨后組建軍隊探索星系。從游戲社交和付費系統來看,勢力選擇、公會互助、在線獎勵、每日登錄和開箱子等做法都是國內公司非常熟悉的。

但讓人意外的是,在發布不到八個月的時間里,這款游戲就成功突破1億美元收入,也是歐美手游市場發布前六個月,單次安裝帶來收入最高的產品,而且87%的玩家每周投入五天時間玩游戲,換句話說,該游戲的玩家總量并不高,但活躍度和付費率以及ARPU值都很高。

在這款SLG手游之前,《星際迷航》IP在手游領域的被重視程度很低,可能大多數人都想不起來有過什么成功手游出現,所以,它自然也不是第一梯隊的IP,甚至連第二梯隊都算不上,上一款用《星際迷航》研發的手游還是Disruptor Beam的《星際迷航:時間線》,屬于電視劇改編的RPG,并未能引起太大反響。

對此,Scopely公司聯席CEO Javier Ferreira表示,IP和題材實際上都是次要的:“我們使用IP是為了給用戶提供一個框架,我們所有的游戲都是為了服務玩家,我們不是IP優先的公司、而是用戶優先,你必須深度理解游戲IP,并且創造用戶想要的體驗,在此基礎上還要有成功的免費手游運營手段,比如游戲內活動和特殊的線下零售活動”。

“(Scopely)強大而熱情的粉絲社區是基礎,或許更重要的是,之前沒有人重視過這個IP的潛力”。

預測年收入4億美元:沒做過SLG的“外行”是如何成功的?

對行業稍微有了解的人可能都知道,SLG品類雖然收入規模誘人,但實際上“水很深”,沒有經驗的團隊根本做不來。或許,讓人更想不到的是,在《艦隊指揮官》之前,Scopely根本沒有做過SLG游戲!

據Gamelook了解,《星際迷航:艦隊指揮官》實際上是由該公司在2015年投資的Digit Games Studios團隊研發,隨著該游戲的成功,Scopely在五月份的時候收購了開發商Digit Games Studios。在此之前,該公司曾發行過《Looney Tunes World of Mayhem》、《WWE Champions 2019》、《行尸走肉:生存之路》和《Yahtzee With Buddies》。

看到這里,可能你會發現,Digit Games Studios同樣也沒什么人聽過。

Gamelook注:在2015年被Scopely投資之前,位于愛爾蘭都柏林的Digit Games Studios曾做過跨平臺策略游戲《Kings of the Realm》。

在更深入的了解之前,我們不妨先看看Scopely這家公司的簡歷:

Scopely成立于2011年,第二年,該公司就趕上了業內免費手游迅速增長的浪潮,雖然發行的產品占多數,但該公司并不愿意把自己成為發行商,而更傾向于“領先的互動娛樂和手游公司”這個稱呼。

Scopely此前多款游戲均在iOS收入榜100-200名之間徘徊

七年多以來,Scopely的發展道路并不是一帆風順的,早期發行的《Mini Golf Matchup》玩法很有趣,但成績卻很一般。比如Playdemic隨后的《決戰高爾夫(Golf Clash)》就取得了巨大成功,這只能說,Scopely發布的游戲生不逢時。

同樣,《Dice With Buddies》也非常有特點,但卻沒能達到應有的成績。不過,所幸它獲得了孩之寶的注意,給Scopely帶來了合作。雙方在2015年推出了《Yahtzee With Buddies》,后者成為了美國收入榜Top 50以內的產品,也成了當時Scopely表現最好的產品,而這時候該公司才算是剛剛起步。

艦隊指揮官和Yahtzee是該公司收入最高的兩款

隨后,Scopely選擇了完全不同畫風的游戲,2015年與加拿大公司IUGO共同研發的《行尸走肉:生存之路》更專注于核心游戲體驗,這款游戲得到了超過2億次下載,也成為了Scopely旗下第一款累計收入破1億美元的產品,給該公司持續做外部IP打下了基礎。

隨著《艦隊指揮官》的成功,Ferreira表示,該公司2019年收入有望超過4億美元,正式成為準一線手游公司。

1+1=3:選合適的IP、找對的人

更值得注意的是,Scopely選擇的IP往往是其他公司忽視或者低估的,比如《Looney Tunes: World of Mayhem》,游戲里的角色兔八哥、達菲鴨和愛發先生在全球都有吸引力,但在游戲業卻很少有人看到它的價值。

然而,把卡通角色和回合制策略RPG玩法融合之后,該游戲意外成功,Ferreira說,“我覺得很多人把兔八哥看成是兒童IP,但我們不這么看,這是個很大的市場,該游戲有很大的DAU用戶基礎,所有人都可以欣賞,我們在玩法上增加了更多元素”。

Scopely公司聯席CEO:Javier Ferreira

從收入規模來看,《星際迷航:艦隊指揮官》的發行才讓該公司的IP戰略令人矚目,該游戲由Scopely 2015年投資的Digit Games Studios研發,今年五月份該工作室還被Scopely全資收購。該游戲融合了深度的SLG玩法和高端3D畫面,帶來了更強的沉浸感。

Socpely并不是唯一嘗試用IP做SLG玩法的公司,華納兄弟也基于《權利的游戲》IP發行了一款《權力的游戲:征服》,Disruptor Beam的《行尸走肉:March》都是IP改編的SLG手游,Zynga的《Mafia Wars》內部重做版也是如此。但和Scopely的《Breaking Bad:Empire Business》一樣,還沒有測試就被砍掉了項目。

他在提到游戲研發的時候說,“這是一個很大而且復雜的游戲,本可以更早發布,但卻沒有這么做,我們在游戲體驗上投入了很大的努力,我們始終是以玩家留存數據為最重要的參考依據,而且行之有效,KPI表現超出了我們預期”。

實際上,在成功背后,Scopely有著和很多同行不一樣的研發理念,而且每一款游戲投入的時間都高于業內平均水平,比如即將發布的《Temple Run: Treasure Hunters(神廟逃亡:獵寶)》,實際上早在2016年就已經測試,但隨后被叫停,然后決定把UI、美術和游戲體驗都進行重做。

多年的成長之后,Scopely已經探索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IP改編之路:選擇對的IP、找有經驗的研發團隊,然后三方協作完成游戲研發。

Ferreira說,“我們從來不給自己設限,平衡內部和外部研發的做法很成功,因為我們可以想到一個策略游戲深度太空探索,然后找到一個有這方面研發經驗的團隊。當然,這更復雜,你必須努力確保有一個團隊,但與其他團隊的合作要努力做到一加一等于三,我們發現這是一個很強大的策略”。

本文為GameLook原創文章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cobjhz.live/2019/07/366871

關注微信
网球优等生 华东六省市15选5开奖 快乐飞艇计划网站 北京麻将馆手机游戏怎么下载 淘宝快3历史开奖 北京11选5技巧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 天津麻将抓牌顺序图解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大小 广东好彩1开奖助手 星悦内蒙麻将新版 五分快三计算公式 快乐12开奖结果查 26选5好彩3开奖结果 腾讯qq麻将 电影股票分析师 快赢418泳坛夺金